填程在线
天堂幼童网,茅台天价是陈厚的第一社会红利
天堂幼童网,茅台天价是陈厚的第一社会红利
陈厚坤沙 | 2019-08-25 01:31:07 | 科技
天堂幼童网,茅台天价是陈厚的第一社会红利,

没有国酒茅台,就没有酱香酒的春天;


没有飞天的天价,就不会有陈厚的今天。


任何一个大商机的出现,都是社会需求的结果。谁首先满足了这个新的社会需求,谁就抓住了商机,谁就可能成为新时代的伟大企业。


谷歌如此、淘宝如此、微信如此,美团、拼多多也是如此。


那么,陈厚的第一社会红利是什么呢?


作者|陳厚


飛天的天價是醬香酒的天大紅利


天气渐热,按说进入了中国白酒的销售淡季,但市场上飞天茅台的拿货价格却节节攀升:从1600元、1800元,到2000元、2200元、甚至2400元,比茅台规定的1499元,高出快1000元了。


茅台是上市公司,财务超级透明。2018年,茅台股份公司销售额736亿元,利润额352亿元,毛利率91%。


这组数字包括了80多亿的茅台迎宾、茅台王子等系列酒。系列酒成本高,如果单算飞天茅台的毛利率,在93%左右。


也就是说,一瓶飞天茅台,批发价969元,成本价七八十块钱,800多元都是利税。


全国数千家上市公司,茅台是绝对的第一高价股;茅台的毛利率也可以碾压中国所有的高科技企业。这也是茅台市值能站稳一万亿元,比肩工行、建行、招行等巨无霸企业的原因。


酱香酒的相对低成本,和飞天茅台的超级天价,二者之间形成的巨大红利,是中国所有酱香酒企业,特别是贵州的酱香酒企业、尤其是茅台镇酱香酒企业的第一社会红利。


全国酱香酒企业这两年能普遍过上好日子,都要感谢不能持续扩张产能、只能持续上涨价格的飞天茅台。


没有茅台这个带头大哥的冲锋和天价,就没有酱香酒的春天,也没有我们陈厚的今天。


醬香酒的天大紅利為何不易吃到


飞天茅台创造出的如此巨大的酱香酒红利,不单今天的陈厚看到了,其他商业大佬,早在一二十年前就看到了。


<上市公司天津天士力集团的老板闫希军,1999年就收购了茅台镇一家酒厂,创办了“国台酒”;


<大国企广东烟草“五叶神”,2000年就在茅台镇收购酒厂,创办了“厚工坊”;


<海航的大佬陈峰,2011年在茅台镇投资建设了“怀酒”;


<曾经的中国首富宗庆后,2014年也投资数十亿元,创办“领酱国酒”;


<神秘的“祥康”,在茅台镇连续投资超过五十亿元,创办了“祥康酒”;


<保健酒老大劲牌的掌门人吴少勋,2017年也在茅台镇建厂扩产能,创建“劲牌茅台镇酒业”;


<五粮液在茅台镇创办的“十五酱”;


<洋河收购的“贵酒”;


……


从天士力1999年进驻茅台算起,到后续全国多个商界大佬进入。一二十年过去了,茅台镇没有诞生一家比肩茅台的酒厂,甚至连茅台年销售额零头的企业也没出现。


这边厢茅台供不应求,赚得盘满钵满;那边厢,怀酒、祥康、领酱国酒、厚工坊等门可罗雀,投资有去无回。


这是为什么?


就是因为酱香酒红利——好看不好吃。


醬香酒天大紅利的四條護城河


茅台是很挣钱,但是其他企业,要想做到像茅台那样挣大钱,有四条鸿沟必须跨越。


第一个壁垒是核心产地。


天下酱香出贵州,贵州酱香在茅台。


离开茅台镇,就酿不出正宗的酱香酒。这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就被季克良老先生验证过的真理,最近二十年也一再被验证。


茅台镇所在的7.5平方公里的赤水河谷,闷热、少风、酿酒历史长,微生物最丰富,是全世界最适合酿酱香酒的地方。离开这里,酿出的酱香酒总是缺点儿什么。


在这7.5平方公里河谷内,茅台酒厂一家就占据了一半以上的地盘。剩下的土地被几百家中小酒厂和机关、单位、道路、学校等公共设施给占据了。


你就是中国首富,账上有几千亿的现金,茅台镇也给你拆不出来500亩土地供你建酒厂。


第二个壁垒是投资大。


酱香酒投资不是大,而且是非常大。


因为酱香酒酿好之后不能销售,得至少存放五年才行。以一个年产5000吨的中小型坤沙酱香酒企业为例,五斤粮一斤酒,5000吨酒,就需要2.5万吨粮食;


2.5万吨粮食,一半高粱,一半小麦(小麦破碎制成大曲),平均算每公斤粮食算7块钱(糯高粱贵,小麦稍便宜),就是1.75亿元。


生产大曲坤沙酱香酒,每斤用天然气约5块钱,人工费约10块钱,5000吨就是1.5亿元。


两项相加,就是3.25亿元。


第二年你还得投3.25亿元;


第三年继续3.25亿元;


第四年仍然3.25亿元;


第五年依然是3.25亿元;


这五年每年投进去3.25亿元,且不能卖一滴酒,没有一分钱的回款。


第六年,老板还得投3.25亿元,好在基酒存够五年,可以上市销售了。但是年产5000吨的酒,可不能一年都卖光。


酱香酒的特点,就是每年最多只能卖产能的四分之三,剩下四分之一的酒,得保存下来当老酒、做调味酒用。


所以,酱香酒看着是个年产5000吨产能、投资3.25亿元的生意,其实是投资16.25亿元,算上厂房基建、管理成本等,至少超过20亿元。


很多老板刚开始很有钱,投着投着就感觉酱香酒是个无底洞——只见投钱,不见收益。于是越来越没有信心,从最开始的斗志满满,到三五年之后的去意阑珊。


第三个壁垒是时间长。


上面已经讲过,酱香酒至少储存五年才能销售。在茅台镇投资做酱香酒,五年一期规划都算时间短的,至少得十年一规划,二十年扎根基,三十年见分晓。


可是有多少老板能等十年、二十年、三十年呢?


特别是每年都得涨业绩的国企掌门人、每年都要给股东分红的上市公司董事长!


所以国企、上市公司在茅台镇投资做酱香酒,多数都不太好。就是因为老板耗不起酱香酒这个漫长的酿造周期。


第四个壁垒是茅台镇的江湖。


茅台镇是个科级部门,茅台酒厂是个正厅级单位。再加上茅台镇有2700个大大小小的酒厂。这里是中国白酒企业最集中的地方,也是白酒品牌最集中的地方,还是白酒酿造大师最集中的地方。


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,人多、钱多、官多、能人多的地方,江湖更深。任何一个高调的人行走在此,最终都是黯然出局。


概莫能外!


陳厚如何抓住醬香酒的紅利


茅台的天价,是陈厚的第一社会红利。


这个社会大红利陈峰、宗庆后等商界大佬吃不好,陈厚凭什么能吃到?


首先,陈厚坚守原产地生产。


陈厚只在3.5平方公里酱香酒最最核心的产区酿造,比7.5平方公里的区域更核心,确保生产的每一滴酱香酒正宗纯正。


其次,陈厚不贷款、不集资、不上市、不众筹。


陈厚有多少钱扩多少产能,有多少钱酿多少酒,有多少钱存多少酒。反正做酱香酒需要长期的花大钱,陈厚就永远不毕其功于一役,不搞大投资、大跃进、大发展。


内敛、低调、务实是陈厚的基因,坚守有多少钱办多少事,永不借钱受制于人,永不凑热闹做风口的猪。


第三,陈厚发展坚持一个慢字。


好酒不怕巷子深,酱香酒天生就是慢。


陈厚今后遵循慢生产、慢销售,慢慢扩大产能、慢慢优化渠道、慢慢推出新品。


能卖100吨,只卖70吨;能卖1000吨,只卖700吨;能卖3000吨,只卖2000吨……


老酒存得多多的,基酒存得时间长长的。如果二十年之内陈厚成为了广为人知的品牌,那都是我们发展太快的罪过。


三十年河东,三十年河西。陈厚的发展,顺天应时,三十年为一期。


第四,陈厚融入茅台镇的江湖。


陈厚的总部在茅台镇,陈厚的总部永远在茅台镇。


在茅台镇,陈厚永远是小学生,不露头,不张扬。开会永远坐最后一排,吃饭永远坐最后一桌。


陈厚从骨子里始终感恩飞天茅台创造的酱香酒大红利,陈厚从心底里虔诚学习茅台传统的酿造工艺,陈厚从人品里崇拜茅台镇同行酒厂的为人处事。


厚德方能载物。唯有如此战战兢兢、如履薄冰、内敛务实的匍匐前行,陈厚才有可能吃到第一社会红利。


?


点击(308) 阅读(277)

最新新闻
相关推荐